或許,你曾經懷疑過自己是否有機會享受這一刻,

但在他們的心中,
或許,也許只是「或許」,

懷疑過自己是否不要有機會享受這一刻、、、

 



今天終於隨手翻開去年12月中旬買的一本書,
書名叫『生命的球季』Season of Life
當中有這麼一段話:

他們必須同時擁有生活富裕的朋友,
以及生活貧困的朋友。
他們必須跨越這兩個世界,
我希望他們能擷取兩邊之長,
並遠離歧視與僵化的觀念。

發人省思。

職業運動,
一個到處充斥著洪水猛獸的環境,
帶給我們這群無知迷惘的觀賞者,
寫下哪種版本的啟示錄?

洪水、猛獸;
金錢、名聲、權力。

我們究竟得到了甚麼?

我們觀賞的夢幻國度,
是被刻意、被精心挑選、被甜蜜糖果外衣包裝的美美的醜陋鐘塔。
是的,我不否認它並非全然虛偽,
他們的生命冊上仍舊記載著真實,
為了每次未知的勝利奉獻鮮血與汗水的熱情。
但我們真能確定(或是他們必須捫心自問),
每一筆生命冊上的刻印都是無虧的熱情嗎?

軟弱、自私、妥協;
剛強、分享、堅持。

同時存在的矛盾,如此的讓人難以抗拒。

職業運動環境的花花綠綠,
紛雜交織,
讓人傾向於追尋自我迷戀與迷失。

假如可以做個譬喻的話,
我想我會這樣說,
職業球員是一群穿梭在天堂與地獄之間的灰色天使

許多人來自於貧民窟,或是破碎的家庭,
他們肉身搏鬥過社會中許多最嚴重的病症,
貧窮、種族歧視、毒品、犯罪、文盲、家庭暴力,各種難以想像的痛苦、、、

他們是從墳墓裡爬出來的見證人,
像耶穌一樣。

你可以想像當他們功成名就之際,
那股「重生」打轉在其周圍的氣氛,
如何地讓他們感到興奮?

但願這些天使不會忘記自己榮耀、尊貴的身分,
以及他們在從天堂來到凡間的真實任務。

這群天使大部分都從一種難以想像的墮落空間,
經過許多讓他們心碎的戰爭,
喜、怒、哀、樂,排列組合。
終於他們擁有敲開天堂大門的權柄,
上帝也大方地為他們敞開這扇門。



只是令人心碎、沮喪的是,
這些天使似乎天生擁有一種傾向,
不僅在球場上也在犯罪現場當中,
相當具有「天賦」成了路西弗的使喚。

Michael Vick
Charlie Batch、
Rae Carruth、
Barry Bonds、
Roger Clemens、
Leon Smith、
Kobe Bryant、
Allen Iverson、、、
這些名字你熟悉嗎?

人們對於他們的無恥、自大感到憤怒,
對於他們坐擁權力、高薪與榮華富貴,
仍舊無法克制欲望而犯下許多罪行而覺得不可原諒!

多年前的一本書:
Out of Bounds: Inside the Culture of NBA's Rape, Violence and Crime』,
作者 Jeff Benedict 提到當今 NBA 球員中有 40% 在警察局裡存有案底。

你憤怒嗎?你難過嗎?你極度強烈地認定他們不配得嗎?

但我勸你冷靜下來,
重新回到文章開頭那段斜體字 的部分,
仔細閱讀。

看完了嗎?
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在這篇文章裡有感而發了。



這些灰色天使總是孤單的。

有時候他們甚至無法辨明清楚自己的顏色,
當他們以為自己是白色的時候,
世界卻控訴著他們是邪惡的黑。

但又是誰告訴我們,
好的天使一定是穿白衣,
壞的天使就一定穿黑袍呢?

甚至說,你能夠清楚分辨白衣天使和黑衣天使,誰的翅膀看起來比較聖潔嗎?

請放過他們吧。
請饒恕他們吧。

當新聞媒體記者無所不用其極地挖掘各種有可能侵犯隱私的內幕,
嘗試扮演他們自認為的社會正義腳色,
將食指嚴厲地指向那些「非法者」時,
他們難道不知道同時正有四根指頭指向自己嗎?

這些一時迷失的運動員被毫不留情地懲罰,
甚至他們的家人也因此受害、心碎、放棄、投降,
他們生活當中那些飄盪在空氣裡,
代表著「希望與平安」的泡泡,
正一個一個地破滅、消逝。



誰有真正的權力論斷他們的是與非呢?

這些知名運動員的確總是身處在矛盾中。
他們是從低階層的困苦與 No Pain No Gain 的文化中奮鬥成長,
你無法自私地要求這些血漢,
在功成名就之時忘卻過去那些一起赤手空拳打天下的友伴,
那是他的軀體,每一部分都是如此堆疊出來的!
這也是為什麼 Allen Iverson 在被控訴許多某些罪名時,
仍舊選擇勇敢地承擔那些本來他可以憑藉自身名氣輕易逃脫的指控。

但同時他們卻要面對自己原本不熟悉的上層文化社會,
許多白領階級的規範和俗套,
勒住了這些內心真誠的漢子。
他們脖子上的領帶,不像是個尊貴的象徵,
反而有如鐵鍊枷鎖,領著他們走上 ESPY 的牢籠。
這些單純的運動員被迫用他們不慣用的語言,
和圍繞在他們身旁許多只是垂涎他們財富的投機客打交道,
原來這群鐵錚錚的漢子其實只是小綿羊!

跨越這兩個世界,
這些灰天使是孤單的一群。

就讓我們心寬來看待他們的問題吧?
沒有人不犯錯,也沒有人不值得接受上帝的恩典,
我們不需要拿著放大鏡一直對焦在他們的問題上。

假如上帝給予他們傑出天賦服侍我們這些人的需求,
有時候他們出點錯誤,或許也是上帝開的小小玩笑?

給他們一點空間吧?
畢竟,他們是必須穿梭在天堂與地獄之間的灰色天使。
這是他們的責任與身分,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上帝給他們的任務正是如此,
他們要面對的,是兩個世界。(而我們、、、卻只有一個)

    全站熱搜

    Pinkgi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